主页 > Y惠生活 >《生命之思》大使命与小确幸 >

《生命之思》大使命与小确幸

当基督在复活升天之前,向门徒颁布了「大使命」,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耳熟能详的。主说:「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。所以,你们要去,使万民作我的门徒,奉父、子、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。凡我所吩咐你们的,都教训他们遵守,我就常与你们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(马太福音廿八章18-20节)这是主对每一个信徒的要求,并非单独针对当时的门徒。

「小确幸」则是出自当代日本着名作家村上春树的话;他说将衣服折叠起来,放在柜子里,便是一种微小而确切的幸福。即云人人都可在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,感受到幸福。「小、确、幸」为日语中的汉字,直接植入中文中。

这两件事,一为大到不得了的救世大业,另一却为日常、微不足道的琐碎小事,两者之大小,无法比拟。

高不可攀的伟大梦想?

基督的「大使命」是一个大帽子,今天人人都会说要依「大使命」去传福音,没有一个教会不重视差传,高唱宣教。各地教会都会定时召开「特会」,聘请名牧主讲,教会媒体无不大作文章,紧密配合大使命,如同泰山北斗,可谓高矣、深矣、峻矣、广矣、大矣…

对一个普通信徒来说,这毋宁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伟大梦想,所以相关活动都要参加,但只能摇旗吶喊。主角应为教会中的大领袖,具博士头衔的名布道家,信徒似乎就是参加如仪,听候差派。

大使命这样伟大,作为一个小信徒,能对此有什幺贡献呢?然而,连一个地方小教会也会感到微不足道,觉得大使命应为一些大宗派、大教会,或一些世界性的大组织才可以做。一个小教会的小信徒,在伟大使命之下,只会感到苍白而无力,难以因应,但若不做些什幺,便跟不上时代。谁能不遵从主的呼召呢?

谁为「大使命」製造了这样一个大帽?是主吗?让我们再恭读几节圣经,便发现这与主平时的教诲并无不同,但因为是主最后的吩咐,而且是在复活升天之前的吩咐,于是便成为一个大帽子了。

救恩计划横跨千年

若是回溯圣经历史,便会了解,这个大帽子,其实并不始自基督,而要回到上帝第一次呼召亚伯拉罕时。这个大使命,神最早是颁给当时在迦勒底吾珥的亚伯兰。神对亚氏说:「你要离开本地、本族、父家,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。我必叫你成为大国。我必赐福给你,叫你的名为大;你也要叫别人得福。为你祝福的,我必赐福与他;那咒诅你的,我必咒诅他。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。」(创世记十二章1-3节)

这就是亚伯拉罕(当时名亚伯兰),由神第一次听到,神所赋予他伟大且神圣的使命。这当然是一个「大使命」,因这个使命将改变人类的历史,是神救世计划的开始,而亚氏为首先接受此召命的人。但这个大使命,却不能在亚氏生平实现,而是要在亚氏数千年之后,让时间拉一条长线,当「时候满足」,才会落实在耶稣基督身上,而基督正为亚氏血统的后裔。

亚伯拉罕自接受了这个大使命之后,他的后裔(以色列民族)便成为一个大流徙的民族。首先亚氏要远离本地、本族、父家,与他生长的地方切割,以数百人的大家族,连同大批的羊与骆驼,向中东旷野沙漠中迁移,走到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寄居。他的后裔有更大的流徙,再由迦南流亡到埃及,在该地寄居了四个世纪之久,再由埃及走出时,已发展成为一个百万的民族。这次他们的流徙长达四十年,才又回归到神的应许之地,并在巴勒斯坦建立王朝,先后达数百年。

后来又因以色列与犹大分裂成两个王朝并先后灭绝,流亡的以色列人被迫再走上更长、更广的大流亡,在中东、欧亚,甚至全世界,长达数千年的流徙。但在受罗马帝国管辖期间,神的时候满足,便出现了弥赛亚救主,神子耶稣基督降生,神的救恩便在此期间完成。

呼召对象从单数到複数

距今两千年前,基督再向当时的门徒,宣布了自亚氏之后的第二次「大使命」。这两个使命的主要不同点是,第一次大使命是神对亚氏一人所发,是「你要离开本地、本族、父家,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。」(创世记十二章1节)。但第二次的大使命,是主对当时所有的门徒(以色列人与外邦人)而发,变成为「你们要去,使万民作我的门徒,奉父、子、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。」(马太福音廿八章19节)由单数到複数,由亚伯拉罕到普世信徒(你我均在其中)。

当初神严格限制的亚伯拉罕之肉身血统,已由主十字架的宝血血统所取代;「大使命」的对象,则改为针对今日教会中的每一位信徒。于是这个大帽子,便扣到你与我的头上了。

「大使命」是一个大帽子吗?是的,福音由以色列人,神所限制的选民,扩及全世界的信徒,再由全世界的信徒,扩及于全世界的人类。这个帽子不但大,且是真大,但这个传福音的宣教「大使命」,并不会停留在圣经中,也不会停留在世界性基督教宣教大会里,或区域性的宣教特会里,而是要进入每人、每天、每时的生活中,要写在你自己的门楣上,记在你自己的脑子里,进入你手边的工作中,是由大化小,由巨易微。正如村上春树说的,由一些细微确切的小动作,便可以感受的到。

宣教的「大使命」不能停在会议桌上,写在会议的议程里,或教会领袖的言论与特会中布道家的口沫上,而是要确切地进入信徒的生活与言行中。在职场上,在市场交易中,在与同伴邻居的闲话家常中,甚至在你一颦一笑的神态里,都能显示出宣教的大业。

在大使命里扮演小角色

所以「大使命」应可以在「小确幸」中体现,如同「纳须弥于芥子」,在大使命里扮演成小角色,才能拯救那些失丧的灵魂。

各教会正在流行的福音短宣,如果不是变相的旅游,亦应可以达成主所期望的「大使命」。基督只吩咐「你们要去」,并未限制你要怎样去做。基督徒可以大张旗鼓地开电视布道大会,让数以百万的观众受益,但那些失丧的灵魂,都各有不同的处境,需要一个一个去拯救,所以个别的福音接纳,远胜于集体洗濯。纳「大使命」于「小确幸」,不失为一个最有效的方法。

「大使命」的确很大,但只强调它的「大」,有时候反而误事。因为「大」是人讲的,基督并未如此宣布。只有正视关切特别微小、且在日常生活中遭遇到的人与事,才是大使命宣教的正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