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宅生活 >《生命之思》单一标準与多重标準 >

《生命之思》单一标準与多重标準

◎殷颖(牧师)

常见国际冲突与政党间互骂:「你是用双重标準」。无论国与国之间或人与人之间,凡涉及利益冲突时,国际间相互认同的公平、公正準则,便会受到考验,如反核武、反恐与人权等;一些与已无关之事,大家都会用同一準则,但如涉及自身利益,则会改用另一準则。然而我们都希望,无论按国际法或人间之法律,均应公平公正,法律準则如水,无论放在任何地方,均要保持同一水平。

古人执法仍有贵贱之分
古人常说:「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」、「无论皇亲国戚一视同仁」等语,但真是如此吗?以公正无私之代表的宋朝包拯来说,他公正审判,以三种铡刀处犯者死刑,即龙头铡(处死皇亲国戚)、虎头铡(处死大官)、狗头铡(处死平民百姓),虽同为一死,但在执行时仍有贵贱之分。难道平民百姓便可比作狗吗?可见古人早已在「平等」的观念中,渗入了阶级成份,所谓的平等便已蕩然无存了。

近代男女平权之说,甚嚣尘上,上帝首创亚当,再由亚当取一肋骨造成女人,此为神之创造,要如何平权呢?但极端的两性平权主义者,也要窜改圣经,认为圣经中论到神之第三人称时用He,是不公平的,主张也要用she,作为神之第三人称,此类主张未免太超过。

罪心使人失去公平公正
人类失去公平与公正之基本因素是因为人的罪,由于人在神前犯了罪,所以人与人之间便不再有任何公平与公义。在旧约有一例可以说明,即雅各与拉班的互斗:雅各由家中流亡出走后,投靠母舅拉班家,以牧羊专业为拉班工作讨生活。雅各心繫其表妹拉结,拉班允以七年劳力为聘礼,但七年后拉班却嫁以长女利亚,要雅各再以七年劳力聘娶其次女拉结。

后来劳务期满,拉班又要求雅各再为其牧羊,并以羊群中生有斑点与黑色者为其工价,雅各却施以心计使此类羊群增多,拉班只好再另改方式,前后更改十次之多,但均无法赢得诡计多端的雅各。翁婿彼此钩心斗角,后来都说对方不公平,各以诡计相待,但雅各屡居上风,故「诡诈的雅各」由此得名(参创世记廿九至卅一章)。

这翁婿两人之间,你骗我,我骗你,公平公正云乎哉?说明了人与人之间,由于罪恶基因早已失去了公平与公正。

欠债赦免的两种标準
再由新约基督的比喻中找出一例:「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僕人算帐。才算的时候,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。因为他没有什幺偿还之物,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,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。那僕人就俯伏拜他,说:主啊,宽容我,将来我都要还清。那僕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,把他释放了,并且免了他的债。

那僕人出来,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,便揪着他,掐住他的喉咙,说:『你把所欠的还我!』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,说:『宽容我吧,将来我必还清。』他不肯,竟去把他下在监里,等他还了所欠的债…」(马太福音十八章23-30节)

在这个论赦免的比喻中,僕人欠主人一千万银子,因无法偿还,主人全予赦免,但此人竟因同伴欠他十两银子而不能轻饶。这就是人的标準,人求神赦免为一种标準,人对人则斤斤计较,成为另一种标準,即所谓两种标準。

信徒宣教的两种标準
圣经中也能找到信徒宣教的两种标準:在基督的大使命之下,每一个信徒都应接受主的呼召出去传扬福音,当你奉主呼召出去宣教时,何处才为你的首选?首先应考虑你语言及风俗熟悉的地方,因最能发挥传福音之功效,但有时也不尽然,因你可能不想去传福音给那些素来不喜欢甚至厌恶的人。

在你的意识中,这些人犯罪作恶已达极端,且其罪上达于天(参约拿书一章2节),根本都应该下地狱,应当灭亡。你还想向他们宣教吗?古今人同此心,当约拿先知奉召,神要他去尼尼微城宣教时,第一个反应是逃跑,他搭上船逃往他施,途中遇到海难,被同渡的人掣籤将他找出投到海中。

神安排一条大鱼将约拿吞下,他只好向神祈求,神让大鱼将他吐上岸,神的话第二次临到他,要他去传福音给尼尼微的百姓,约拿勉强奉召走到尼尼微城,只宣告了一个简单的信息:「再等四十日,尼尼微便倾覆了!」(约拿书三章4节)尼尼微全国上下竟都信而悔改了。

约拿先知的布道有这样厉害吗?只讲一句信息,便能使一国家全民悔改?其实,神对这些罪恶中的百姓,早已生发怜悯的心,圣灵也已在他们心中动工,只欠这临门一脚。

但这种结果却让约拿十分不快,他宣布信息后,非常希望尼尼微人听了不要悔改,都要灭亡,才合他心意。他在城外搭棚想看到自己希望的结果,神让一棵蓖麻树长大、遮盖烈日下的约拿,他十分高兴,但后来神又要虫将蓖麻树咬死,约拿为此十分恼怒,神便指出他的两种标準,其一是爱怜一棵植物,其二却是宁愿尼尼微万千人被毁灭。约拿看一棵植物,重于万千生命,原因只有一个,是他心中的爱憎使然,这两种标準十分显着(参约拿书二、四章)。

人的两种乃至多重标準,对人与物皆然,何以致此,皆源于人的自私与犯罪。

上帝的爱永恆不易
人对人、对事都有双重乃至多重标準,莫衷一是,但自有永有的神却永不改变(参诗篇一○二篇27节),耶稣基督在新约时代郑重向世人宣告:「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。我来不是要废掉,乃是要成全。我实在告诉你们,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,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,都要成全。」(马太福音五章17-18节)。

基督要确认律法的完整与完美。自旧约神在西乃山上藉摩西所颁布的石版诫命,过渡到新约时代的心版灵意,其一贯性无可假借,不能更易,律法与福音一以贯之,自古到今只有一种标準。基督之所以必须受苦与受死,便是要维护律法的一贯性与完整性。基督以其死亡来完成律法对世人犯罪的要求,使神的大爱得以伸张。

以爱而言,上帝也只有一种不变的大爱(即Agape圣爱),永恆不易,自创世以来,一以贯之。主说:「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;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,也照歹人;降雨给义人,也给不义的人。」(马太福音五章45节)

神爱只有单一标準,绝不改变。但人的爱是出自血气与人意,虽及于伦常,但也会依亲疏、地域、肤色及各种利害因素,而做出多重标準与变易,其主因皆源于罪恶基因。人只有回到十字架下,经过主血的洗涤,纳入神的大爱中,才能回复单一的标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