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N迈生活 >《生命之思》圣经柜里的故事 >

《生命之思》圣经柜里的故事

◎陈沛君

前一阵子,我近年来使用的圣经不见了,在家里几处遍寻,回想去过的地方,仍不见蹤影,心裏开始着急。后来将此事放在祷告中,我为自己的粗心悔改,求主怜悯我记性不佳。交託之后,不经意发现圣经仍在原处,只是被旁边的书页遮住,被推进书柜深处不易察觉。我喜出望外,好似重新找回好友般。

前途茫茫时得到的圣经
圣经消失的那几日,我曾追想过去陪伴过我的圣经,有的目前功成身退,被放置在圣经柜中偶尔使用,有的随着辗转搬迁不知去向,但是每本都是我的珍宝,都有一个故事。

书柜中保存了最早的圣经,是大姊赠送的一本硬面红边小型和合本圣经,经济实惠。正当我为升学考试忙碌,感到前途茫茫之际,大姊传福音给我;那时她才刚出社会,收入不多却慷慨地挑选一本圣经送给我。封面内页有我用铅笔写下的受洗日,当时唯恐随着年日忘记,而特意记录下来,那是大学一年级冬天的事。

等到圣经外皮开始有些鬆弛破损,我将它包裹一层透明塑胶外衣防护。这本圣经我从头到尾速读过两遍,它也是我和大姊一起分享经文时的良伴。每当我有人生困惑,大姊就会用神的话劝勉、安慰我,逐步造就我的信心。这本圣经也是我展开灵修之旅使用的圣经,我日日从中汲取活水,更多的是在团契聚会查经时,和契友们一起挖掘到许多宝藏。

满布岁月刻痕的圣经
大学时期除了中文圣经,由于接触到外文,每日灵修先读中文版,接着会读英文版,后来加上德文版,觉得很有趣,读起来兴味十足,会有不同的理解和领受;但我多半是一边学语文,一边默想经文,花费时间较多。

在德国游学期间,我在一间国际性教会聚会,共通的语言是德语,因此我买了一本路德版德文圣经。这本圣经陪我从参加初阶到进阶信徒造就课程,回到宿舍,我还使用它来写手册作业。

直到结婚以后,外子大概看我那本从娘家带来的圣经,红边都已变成粉红,塑胶外衣破损不堪,有一年便送我一本皮面拉鍊超薄圣经作生日礼物。这本携带方便的版本,带给我极大便利,我用它上过新旧约基础读经,配合着课本习作,为要寻找填充的答案,将这本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括弧过。

后来它从边缘开始逐渐破损,有几次不小心被水泼洒,内页受潮,加速损坏程度,皮面剥离,就像饱经风霜的老者,让人生发怜爱之心。有一回教会的老奶奶看了不忍心,把它拿去修整一番,终究还是放弃而归还,因为最好还是穿上一件衣服,比较美观持久。

后来外子为我买中英对照标準本皮面圣经(和合本、NIV版),这成了我在家中灵修以及家庭读经时的专用圣经。

而对外我仍使用那本皮面拉鍊超薄圣经,但由于它太引人瞩目,且年岁渐长的我,看这本圣经时有些吃力,于是我选用一本字大且轻便的圣经,是外子卸任执事为教会所赠,内页尚有题款:「凡我所行的,都是为福音的缘故,为要与人同得福音的好处。」(哥林多前书九章23节)是目前最适合我的版本。而严格说起来,这是外子的圣经,无怪乎当它失蹤时,还有另一人也同样关切,并且嘱咐「务必找回」。

除此之外,最近教会开了英文读经班,牧师选用Sunrise Good News Bible(GNB),封面标示着「销售最好的圣经」,我想原因在于其大众化的翻译与编排,号称国中程度即可阅读,封面有着旭日东昇、光芒四射的设计,十分讨人喜爱。而牧师带领大家轮流唸一段落,再以中文翻译,一章结束后尚有问题讨论,刺激我们思考与表达的能力,透过不同语言会有不同的发现。

圣经会破旧 主话却常新
如今常见人手一机下载经文阅读,然而纸本圣经仍有不可取代之处。教导释经学的老师就一再嘱咐我们:「圣经是用来读的,不是看的,读它千遍,穿针引线。」要我们不断根据上下文脉络反思和提问。这时需要以线条连接关键字,并用色笔标记,或在空白处留下注记。纸本提供给我们空间记忆,当回过头来寻找线索时,能快速找到。

据说十九世纪布道家慕迪(L.D.Moody)在他的圣经里标示着两种记号:T(tested缩写)和P(proved缩写),前者代表那句经文亲身经验过,后者表示那句经文亲身经验过三次而足以证明。慕迪的圣经反映了他活出神话语的实际。他是个勤读圣经且切实遵行的人,每天清晨,在家人还未起床前,他单独面对主和圣经,将圣经读得精透,「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!」(诗篇一篇2节)。

随着时空流转,我们对圣经版本的需求会因应当时状况而有不同,值得纪念的是赠与圣经者的爱心,与从圣经中得到生命养份的供应。要爱惜圣经,更重要的是神话语本身,「耶和华─万军之上帝啊, 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。」(耶利米书十五章16节)。圣经本身会破旧,主的话却常新,如经上所记:「穿上了新人。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,正如造他主的形像」(歌罗西书三章10节),勤读圣经能使人获益,更加宝贵的是切实行出来。